保温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夫浪妻骚随便干七

发布时间:2021-01-22 07:49:35 阅读: 来源:保温杯厂家

我老婆说她演过几个视频,都是内容简单到不能再简单了,黑子他们听了后

都让张玲说说都是什么内容的,于是张玲就说了几种。

一种是她和另一个骚货在逛街的时候,突然假装接到一个工头约操的电话,

就对另一个女人说,「我最近认识一个大鸡巴,你想不想试试。」另一个女人说

想啊,于是她们就去了小山坡或者野地里,看到工头后张玲说,「大鸡巴哥我这

个姐们也想让你的大鸡巴干一下」工头一般是淫笑把大鸡巴亮出来,一边说你这

姐们骚吗,这个时候张玲会把她所谓的闺蜜拉过来,把工头的手放进闺蜜的腿裆

里,「她骚的很,一看见大鸡巴就开始流屄水,你摸摸看。」那个女人这个时候

也会说,「我是看见大鸡巴的时候才骚,遇见会玩女人的大鸡巴我就更骚了。」

张玲这个时候就该脱衣服了,「说的真是实话,遇见小鸡巴谁骚啊。」然后

张玲会抱着工头亲一下,和她所谓的闺蜜在工头面前跳艳舞,按照工头规定的情

节,一般都是闺蜜先上去抱着工头,「哥的鸡巴真大,我这的骚货最喜欢了。」

工头摸了几下女人的屄,「骚不骚真看不出来,要是真骚的话把屁股扭起来看看」

于是女人就在业务光着身子扭起来,看到兴奋处工头就上去把女人操了,最后的

结尾都是女人高潮后对工头说,「哥的鸡巴真厉害,以后要经常来操我的骚逼。」

还有一个经常演的是,一个偏僻的地方,工头拿着好的跳蛋的遥控器乱按,

结果正好和张玲屄里的跳蛋吻合了,张玲蹲了下来工头上去淫笑着,「美女怎么

了。」张玲看着工头手里的遥控器,「屄里的跳蛋被你按的跳动了,你还问我怎

么了,你按了我的跳蛋,那就要把我干到高潮。」工头淫笑着说,「你这个贱货

还讹上我了。」张玲说,「不是我讹上你了,是我的骚逼讹上你鸡巴了。」后面

就是在附近找一个工地、天台什么的地方干了起来。最后是屄里流着精液对工头

说,「大鸡巴真厉害,操的骚逼真爽,以后大鸡巴想玩女人了就找我,我一定把

屄送过来给大鸡巴干。」张玲说最刺激的一次是和工头到一个女公厕里面操起来,

关上格挡的门被操的浪叫,有人进来听见了浪叫声,还说到贱货,在这里都能发

起骚了,从那个女人进来到离开嘴没停过。黑子问,「人家都这样说了,你们就

没停吗?」张玲说,「听见脚步声的时候想停,后来她都那样说了,还停什么,

停了她还是要说。」

还有一个是她假装被灌醉在一个家里,然后工头对另外一个女的说,「今天

晚上我们夫妻可以好好玩玩张玲了,看她白天总是一副端庄的样子,其实我看她

就是个骚货。」工头把张玲的上衣解开,奶罩推上去,「我说的没错吧,张玲就

是个骚货,你看这奶子,都黑了,肯定没少被男人玩。」工头弹弹张玲的奶头,

弹两下张玲的奶头硬了他夹上铃铛,然后工头所谓的老婆把张玲的裤子扒下来,

工头摸着张玲的屄毛,「比我想的还骚,真想不到平常看着很端庄的老师屄都被

鸡巴干黑了,这屄毛还真不少。」工头粗糙的手指伸进张玲的屄里用力的搅动,

不一会张玲嘴里就传出了啊啊的声音,随着声音的传出屄水也流了出来,工头所

谓的老婆说,「真骚,都醉成这样了屄被抠还能流屄水。」然后女的骑在张玲脸

上用屄毛磨蹭张玲的脸,工头把鸡巴操进张玲的骚逼,干了一会张玲醒了,她说

的第一句就是『哦,不,不要干我,哦哦哦,好爽,哦哦,大鸡巴用力的干我。』

那个女人说,「骚货,我老公的鸡巴在肏你骚逼,你给我舔舔屄。」张玲一边舔

着一边说,「哦哦,好,你老公鸡巴真棒啊,哦哦,肏的我屄好舒服,啊啊啊,

我给你舔,你让你老公使劲肏我骚逼,哦哦哦。」再然后张玲一把推开女人,让

工头躺下,「鸡巴这么大,怎么能让您使劲呢,您躺下我在上面自己动。」

张玲说这样内容的她们每个人都拍过,黑子问还有其他什么的吗?

张玲说有,还有一个也是经常拍的,这个工头自己演皇帝让他们扮演后宫,

工头一进来都扑上去求肏,看来这个工头黑子说,「听你这么说,你都是被他们

两操的,约炮一夜情应该没什么啊。」

张玲说,「有啊,大概有个三四十次吧,我在和他们两操的时候有时候为了

找刺激别人约我操我也去。」张玲接着说,「这两个都是开始用各种姿势操我,

后来看我喜欢上他们鸡巴了就让我给他们服务,他们常说的就是像婊子一样给老

子舔。」

黑子说,「小骚货,是不是还想着被他们干啊。」

张玲说,「现在肯定不想了,黑子爸爸你不但会玩还安排其他鸡巴干我骚逼,

我还想他们干嘛。」张玲说到这里脸罕见的红了,「我现在不但离不开黑子爸爸

的鸡巴,还离不开黑子爸爸鸡巴的味道,几天闻不到黑子爸爸鸡巴的骚味,浑身

难受,屄痒就不用说了,奶头也痒,我老公干我也到不了高潮,只要隔几天闻一

下黑子爸爸的鸡巴,自己抠都能到高潮。保安让我学会给男人舔鸡巴,黑子爸爸

让我喜欢上给男人舔鸡巴。」

黑子说,「你都给你那个工头奸夫介绍女人,都不知道给你黑子爸爸介绍吗?」

张玲满脸淫荡,「保安只要玩的女人大部分都不怎么样,像我这样的也就四

五个,工头玩女人也不挑,给他随便介绍几个他就感觉跟过年一样了,黑子爸爸

是只玩漂亮风骚有素质的女人。」黑子捏了一下张玲的奶子,「骚货,不是还有

四五个吗,你不熟吗。」

张玲说,「好长时间没联系了,我试试看。」张玲拿起手机给那个物业经理

打电话,「是我,说话方便吗,哦,最近找到合适玩的鸡巴吗?没有啊,当然是

有好介绍了,要不然也不会给打电话,那好,我把地址发给你。」打完电话,我

老婆对黑子说,「约好一个,宁惠雪物业经理,不过年纪不小了,三十六了。我

再来约个女警察。」不过女警察在值班来不了,约着下次来。

视频黑了一段时间后再有画面的是黑子对老婆说,「骚逼玲去用你的奶子和

逼毛给两位洗洗澡,记住啊,像婊子服侍嫖客那样给他们洗啊。」,老婆挽着2

个男人进去浴室,还回头对黑子说,「黑爸爸,我去给两位新爸爸用骚逼玲的奶

头和屄毛洗澡了,黑子爸爸要是宁惠雪来了,你给她开门啊,记得她骚的很,进

门就可以玩」。

又等了一会,就听见浴室里传出了我老婆的浪叫声,肯定在浴室里又干了起

来,功夫不大就听见敲门声,看起来这个宁惠雪也是饥渴难耐听见有大鸡巴来的

特别快。黑子开门后一把就把宁惠雪拉了进来,「我就是张玲介绍的那个会玩女

人的大鸡巴。」说着黑子把宁惠雪按在墙上开始亲着宁惠雪摸着她的奶屄,几下

下来宁惠雪跪下来给黑子舔鸡巴,「骚货,挺会舔鸡巴的啊。」舔了一会黑子拉

着宁惠雪进屋,路过浴室的时候,宁惠雪说,「还有其他男人啊。」黑子说,

「是啊,我两个朋友在里面干张玲呢,怎么啦。」宁惠雪说,「我以前只玩过一

男的,多男的没玩过。」

黑子说,「那今天就让你尝尝几个鸡巴干你自己。」

黑子在床前摸着宁惠雪,「骚货,穿着黑丝扎着马尾,你还挺会打扮啊。」

宁惠雪浪笑着,「你们男人不就喜欢这样的吗。」

黑子让宁惠雪把套裙脱掉,他撕开宁惠雪的连裤丝袜,拿鸡巴在宁惠雪逼口

摩擦几下,腰一挺把鸡巴插进宁惠雪的骚逼里,一边插宁惠雪一边让宁惠雪把上

衣解开,黑子把宁惠雪的奶罩拉下来,「骚货,你奶头都被玩黑了。」宁惠雪骚

浪的说,「我的屄更黑。」视频黑了一段,再亮的时候,宁惠雪躺在床上喘着粗

气,张玲拉着两个男人的鸡巴从浴室里出来。张玲看见躺着床上的宁惠雪,「宁

经理已经被干了啊。」宁惠雪喘着粗气,「被黑子哥干到了三次高潮,这几年从

来没这么爽过。」张玲松开手里的鸡巴,摸着宁惠雪的腿裆,「以前你逼毛也不

比多多少啊,这几年你这逼毛比我多多了。」视频对着宁惠雪的逼毛,宁惠雪的

逼毛从逼口长到小腹而且很浓密,张玲说,「你这露脐装是穿不了了吧。」宁惠

雪这个时候恢复了一点体力,「是啊,不过我平常也是穿职业装。」宁惠雪拉着

我老婆的手,「妹子这次真谢谢你了,给我介绍了这么好的鸡巴,把我干到三次

高潮他都没射,比保安强多了。」

我老婆张玲把刚在浴室干她的两个男人拉过来,「这都是黑子爸爸的朋友,

鸡巴也都是很棒的。」

两个男人上到床上,一个要亲宁惠雪的嘴一个趴在胯下要舔宁惠雪的屄,这

个时候宁惠雪用手撑住了两个男人的脸,「两位哥哥,我刚给黑子舔过鸡巴,屄

也被黑子的鸡巴操过。」两个男人笑了一下,要舔屄的男人说,「玩的就是骚浪,

我们经常这样玩,没事,让老子舔舔你多毛的骚逼吧。」说着就把脸整个埋在宁

惠雪的腿裆里,既然男人都这样说了,那宁惠雪还有什么忌讳的,她搂着男人的

脖子主动把嘴亲过去和另外一个男人舌吻起来。

黑子的手指对我老婆勾了一下,我老婆扭着屁股就过去了趟在黑子边上,拿

着黑子的手放在自己的屄上,然后把黑子搂着她的手拉长了一点,让黑子的手按

到自己的奶头上。看到这里我心说,「靠,还真够贱的,以前怎么没看出来。」

视频到这里就黑了,留给我的是无尽的幻想。

不过好在还有两段视频,第三段视频是从我家里开始的,这次除了黑子还有

他上次的那两个朋友,还有一个猥琐的男人,视频里我老婆不知道被射了几次,

屄里流着精液,脸上也是,头发上还有精液不断的流下来,这个时候传来敲门声,

黑子拍了一下我老婆的屁股,「骚屄玲你家来客人了,还不去开门。」也不知道

来的人是谁,我老婆竟然光着就去了门口,我在想她也不怕来的是亲戚朋友,就

在我想的时候,发现进来的是宁惠雪。

不过她不是一个人来的,还有一个穿着红丝黑高跟的职业装美女,看起来也

就是二十八九吧,也不知道这中间宁惠雪被干了几次,总之她是彻底被黑子干服

了,「黑子爸爸,这次我带了一个美女。」这个女人自己上前了一步,「听宁姐

说黑子哥挺会玩女人的,我就要宁姐带我一起来,不会不欢迎吧。」

靠,真大方啊,我看着视频想。

黑子躺在床上,奸笑着「当然了,我们欢淫你」黑子对着美女勾了一下手指,

这个美女就扭着屁股站到黑子身边,黑子的手伸进美女的套裙里,手指在里面动

了几下,这个美女就夹紧双腿,嘴里发出啊啊的声音,黑子顺势一拉美女就倒在

黑子身上,黑子对美女说,「还不脱衣服吗?」

美女双手脱自己的衣服,这个时候宁惠雪已经脱了衣服爬到床上,轮流给三

个男人舔鸡巴了,宁惠雪一边舔鸡巴一手揉自己的奶子一手抠自己的骚逼,一个

男人拿着鸡巴在宁惠雪额头上敲了几下,「靠,骚逼,你还真骚,这才两天没玩

你,就这么骚,光给男人舔鸡巴不过瘾啊,还自己揉奶抠逼。」

我老婆带着精液站在床前,「还是宁姐会来事,这都给黑子爸爸带骚货来玩

了啊。」

宁惠雪吐出鸡巴,用手轮流给他们撸着,「在还不是跟你学的吗,你不是当

时为了讨黑子爸爸欢心把我介绍给黑子爸爸玩吗。」我老婆站在床边,「我还给

你介绍错了啊,那就当我没介绍过。」宁惠雪回过头对我老婆说,「好妹子,你

介绍的好,就是应该早点把我介绍给黑子爸爸。」

宁惠雪说完又转头对黑子说,「黑子爸爸,这个跟我一样都是长时间没过瘾

的骚逼。」这个女人叫吕安妮是个心理医生,她的办公室所在的办公楼的物业就

是由宁惠雪公司负责的,宁惠雪有一次在夜店里遇到过她,还和她一起被夜店的

老板灌醉了带到包厢和夜店里的公主一起玩了后,两个人觉得比较刺激,后来经

常很晚一起去夜店和老板一起淫乱,渐渐的就熟悉了。

我老婆对宁惠雪说,「切,就当你没老公一样,还长时间没过瘾,说的谁信

啊。哦,是自己的老公要省着用对吧,其他的鸡巴可劲的用呗」

宁惠雪说,「我老公都被我榨干了,这两年一直给他补就是没补回来,再说

了就是他没被我榨干之前也没保安干的爽,更别说和黑子爸爸比了。」

我老婆说,「就是补回来也没用,补回来还不是要被你接着榨干吗。」

趴在黑子身上的吕安妮上下活动被撕裂的红丝绷着的屁股一边对我老婆说,

「就黑子哥这鸡巴这么榨都榨不干。」黑子笑了一下对吕安妮说,「骚货,想快

点到高潮还是想慢点。」吕安妮浪笑着,「当然是慢点了,这么长时间没到过高

潮了,还是想享受一下大鸡巴的抽插。」

黑子扶住吕安妮的屁股,鸡巴插进吕安妮骚逼里,在里面催动鸡巴头在吕安

妮的子宫口上挑一下,左拨一下,搞的吕安妮连声浪叫,「黑子哥,黑子爸爸,

别这样搞,这样搞,我会很快到高潮的。」黑子稳住了鸡巴头,这个时候吕安妮

松了一口气,她俯下身抱着黑子的脖子和黑子湿吻,下半身也没闲着大幅度的提

起屁股再落下把黑子鸡巴整根的吞进自己骚逼里,「黑子爸爸,太厉害,还能控

制我的高潮,再玩我一会,我不想这么快到高潮,你把我干到高潮高潮后我再给

黑子爸爸服务。」

吕安妮直立起上身,晃动她的C奶,黑子伸出手指弹了两下吕安妮的奶头,

「骚货,你是来跟我操逼的还是来给洗鸡巴的啊。」吕安妮的逼水太多了,从黑

子鸡巴流到卵蛋然后又流到床单上,我老婆伸头看了一下,「哪里是给你洗鸡巴

的,我要是拿点洗衣液来,你们能用屁股把我家床单给搓干净喽。」

吕安妮一边浪叫着,一边对我老婆说,「照我看也不要洗了,以后你老公能

睡在我逼水浸湿的床单那是他福气。」看到这里我都想立刻去舔被吕安妮逼水浸

湿的床单了。

宁惠雪那边也开始干了起来,三个男人干宁惠雪自己,我老婆坐在床边的小

沙发上,「屄毛宁,我发现你最近没啥背着我找黑子爸爸操逼吧,以前你屁眼应

该没被干过,这次鸡巴没问就操你屁眼,肯定这几天没少被干吧。」

宁惠雪抓着猥琐男的鸡巴按在自己奶子中间,给猥琐男打奶炮,「这你也吃

醋啊,你前几天不是有事吗,你自己不玩也不能不让我玩啊。」宁惠雪低着头舔

着猥琐男从她奶子中间插上来的鸡巴头。

黑子抓住吕安妮的奶子,「骚货,别人说这里有鸡巴你就来了啊,你可真够

骚的。」吕安妮扭动了一下腰,「可不是吗,我想能把宁姐给干舒服的鸡巴肯定

厉害,就送屄过来给黑子爸爸操了。」

第一次高潮后黑子问吕安妮,「怎么样,比夜店老板的鸡巴怎么样?」吕安

妮说,「好的太多了,那个老板的鸡巴其实就那么回事。」黑子笑了,「就那么

回事你们后面还去找他玩啊。」吕安妮看看宁惠雪,把当时的情况说了出来。那

个老板看到她们两个是OL美女在吧台就左一杯免费右一杯赠送,很快两个美女

就醉的意识模糊了,老板先把她们带到一个包厢里,然后打烊后就来玩她们,当

然了这个时候玩死鱼肯定是没什么乐趣,老板给她们打了一针『浪女淫』然后给

她们灌了点葛根汁,这样她们两迷迷糊糊的就和老板玩了一个人被老板操着另一

个给老板舔全身,老板爽了两炮后,又把她们当作犒劳让他店里的公主玩,这些

公主天天为了点小费被客人骚扰吃豆腐的,看到这样的OL美女,一点没客气,

让她们舔屄,相互抱着磨豆腐给公主们看,还带上假鸡巴操她们骚逼屁眼,玩着

玩着玩醒了,发现都被扒光了,衣服也不知道没藏到什么地方了,这个时候就算

有心想不玩也不能光着身子回家吧,没办法只能按照老板的要求和同样光着身子

的公主在包厢里跳舞,舞曲劲爆,再加上春药和酒精还没消退,跳着干着还到了

几次高潮,当然大部分都是被双头给干高潮的,最后累了,公主给她们俩套上贞

操带,里面还有遥控跳蛋,她们俩第二天想不去找老板都不可能了,不过玩了两

次后,两人觉得还很刺激,没有贞操带也经常去玩了。

少女三国

战地指挥官破解版

小怪物必须死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