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奇妙玉液1112

发布时间:2021-01-22 04:37:44 阅读: 来源:保温杯厂家

11。

写信给未来的自己,听起来和时间囊的概念有些相似,当时非常流行。林宇

有些好奇,问道:「这是什么时候写的?」张倩回答道:「都是初中时候的事情

啦。」这时,她已经读完一封放了回去,又从木格子里抽出另一封。林宇见她脸

上浮现追忆之色,知道她正读的入神,于是就不打扰了,自己走向别处看看。

在另外一边的木架上,竖着摆放着密密麻麻的卡片。没有「隐私勿取」的字

样,是公开的。林宇走上前一看,原来那些卡片都被玻璃封存在架子里。卡片上

有画图案的,有印花的,也有写满文字的,主题各不相同。

林宇当时追求欣儿的时候,也做过一些文艺的贺卡,写过情书,但看别人的

故事却是另一番滋味;他一格一格细细看过去,却被一件物品吸引了目光:那是

一只千纸鹤,在一众方方正正的贺卡里显得颇为突兀。

千纸鹤折的很大,全身布满了文字,有些因为角度问题看不清了,但能清晰

地看到翅膀上用粗记号笔写的两个名字:一个是张倩,另一个则是不认识的男名。

仔细看去,千纸鹤身上写的是歌词,是好几年前南拳妈妈的热门曲「下雨天」,

最后还留了个日期,2010年某月某日,算起来那时候张倩才刚上初一。

「啊!」张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他身边,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那只千纸

鹤,发出了一声窘迫的娇呼。

林宇笑着道:「张倩,你这算是胜在起跑线上了吧?」

张倩俏脸微红,说道:「我的名字那么大众,重名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你怎么知道就是我?也有可能是另外一个叫张倩的小女生做的。」

她这么说倒也合情合理,林宇只得无奈道:「我只是觉得这只千纸鹤折得可

爱,真没有嘲笑你的意思。那时候的恋爱不作数的。」

张倩闻言回答道:「是啊,就像过家家一样,哪里知道真正的感情那么复杂。」

林宇不知如何接口,见她手里拿着一张空白的信纸,转移话头问道:「你又

要写什么呀?」张倩眨了眨眼,说道:「不告诉你!」

张倩坐在林宇对面,「刷刷」写了一会儿,忽然抬起头来,望着他突兀说:

「我发现你和我原来想象中的不大一样。」

林宇原本正盯着纸上移动的笔尖出神,听到她的话,一下子没反应过来,问

道:「什么?」张倩说道:「真奇怪,高中三年,我们好像都没怎么说过话,感

觉我现在才刚刚开始了解你。」林宇愣了愣,说:「我们选修的课不一样,又不

在同一个班上,机会当然很少了。再说………」他本想说:你是王某人的女朋友,

我总不能和你很熟吧?但又觉得不妥,改口道:「再说了解一个人还要花时间和

力气的,大家都忙着自己的事情,不可能对谁都很了解。」

张倩托着香腮,突然笑着问道:「还记得高一时候的那场情侣双聚餐吗?」

林宇瞬间反应过来,神情窘然,说道:「我记得啊,真是太尴尬了。」

那年高一,王灿和林宇几乎是在同时脱了单。张倩和李欣儿都是校花级的人

物,王灿和林宇一时间走上巅峰,得意之际,为了显摆和宣示主权,约好了带着

各自女票一起在食堂二楼吃饭。

当天是一个礼拜二,中午前的那节课老师拖堂了。当四人一起来到食堂的时

候,里面已是人山人海,瞬间无数道目光射到了他们身上。李欣儿最讨厌这种被

人注视的感觉,整个中午都低着头一言不发,这么一来,剩下三人也都感觉浑身

不自在。从此之后,王灿和林宇这对好兄弟,谁也不提双约会这样的主意了。这

也间接导致张倩和林宇两人缺少互相了解的契机。

张倩说道:「那时我就觉的李欣儿很难相处,甚至还怀疑她对我有意见呢。」

林宇露出一丝苦笑,说:「她就是那样的人,没有其他别的意思。」

张倩叹了一口气,低头下头,笔尖又开始滑动起来,同时说道:「你们两在

一起,营造了一个谁都插不进去的甜蜜小世界,大家说起来都很羡慕。她为什么

要和你分手呢?我真是有些想不明白。」

张倩将新写完的信件存在了木格子里。林宇很好奇,却不方便开口相问,不

过见张倩脸上带有满足的神情,内心平静下来,想道:不管写了什么,只要能让

她自己开心就好。

两人离开「猫的天空之城」后,吃了晚饭,逛了会儿商场,又看了部电影。

从影院出来时,已经快十一点了。原本一直表现开朗的张倩变得安静起来。

早些时候张倩玉手一挥,直接递给他一张会所的白金卡,住宿饮食各种服务

一律三折。面对这样豪爽的作风,林宇只好恭敬不如从命,厚着脸皮在玉华会所

住了下来。

张倩住在会所顶楼,两人在电梯里道别时,她笑着挥手说:「明天见!」眼

神中期待的光芒遮盖了不安与焦虑。

林宇回到房间后,立刻打开了刚才在商场新买的笔记本,同时口中喃喃道:

「老王啊老王,这台电脑的钱我一定得找你报销。」

上到自己的云端私密空间,将一个追踪软件下载到本地硬盘上。打开匿名者

发给自己的邮件,经过一通操作,屏幕上弹出了一个十进制的IP地址。林宇揉

了揉眼睛,自言自语说道:「不对啊……」

这时,放在桌上的手机一震,林宇拿起来一看,是王某人发来的。他说自己

今天一早就被家里人「转移」走了,现在是他在禁足前最后一次摸通讯设备的机

会,就报个信而已。林宇试着拨了下他的电话,果然已经关机了。

想了想,他还是给王某人回了一条:你安心养着吧!

一打开微信,林宇发现之前还有好几条未读消息。其中就有丁琳琳的,问他

什么时候回来。林宇透着文字,隐约觉得她有些急切,不禁觉得头痛不已,但仍

是不可避免地想起了那具丰满雪白的肉体。他重重地拍了一记脑袋,觉得自己这

边也变得有些混乱。

做了几口深呼吸,林宇重新将注意力放在了电脑屏幕上。原本以为追踪起来

很容易,谁知现实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那个匿名者的手段非常专业,利用

「肉鸡」中转数据,隐匿自己的身份。就这一会儿,林宇已经查到了两台「肉

鸡」,居然IP地址都处于南美。这么一个一个破解过来,天知道得花多久!

偏偏在这个时候,他又收到了一封新邮件,是匿名者单独发给他的。

上面写着:我知道你在追踪我的IP,但劝你还是放弃吧。我在下面附了一

段视频给你好好欣赏,记住,如果你接着查下去,它没准就会出现在各大网站上。

没带马赛克,主人公会红哦。

邮件底部果然附加了一段接近1G的视频。

林宇不用点开就知道里面是什么,他迅速回复问道:你究竟想干什么?但却

没收到任何回音。他沮丧地一拳敲在电脑上,看来这个家伙是个有道行的黑客,

自己一个半吊子,简直就是班门弄斧啊……脑中忽然闪过一个粉色T恤胖子的身

影,心想:也许那个死肥宅能帮上忙。

他打开通讯录,拨了个电话号码。几秒后,对面传来一个甜美的女声:「对

不起,主人暂时不在,请在留言机里留言,谢谢!」林宇骂了一声,立刻挂了电

话。死肥宅几年来用的同一个留言女声,都是用变声器录出来的。

刚挂电话,手机却又震了起来,接起来一听,一个猥琐的声音传来:「喂,

开个玩笑而已,你骂我干嘛?」林宇闻言,顿时虎躯一震,反胃道:「你自己接

我电话还用变声器?」肥宅嘿嘿笑道:「忘记调回来了,咳咳,别在意这些细节

……说吧,找我什么事?」

林宇清了清嗓子,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肥宅兴奋起来,说道:「你们学校

就是厉害!这一件件事连在一起,还以为是小说故事呢!」语气一转,说道:

「你怎么不报警?」林宇气道:「报警?现在就是不想把事情闹大……要是真报

了警,调查起来,不就全都曝光了?」肥宅懒洋洋地说道:「那可怎么办呢?你

是想让我黑了那家伙的电脑,然后把他揪出来?」林宇道:「废话!不然还让你

打酱油吗?」肥宅「哎呦」了一声,说道:「那可真不巧,我最近有点忙啊。刚

高中毕业,我这正在全身心地展望美好的大学生活,而且家里还有几个老婆没拼

好……」

林宇扶着额头,平静说道:「三个原装绝版快乐机器人。」肥宅顿时闭上了

嘴。林宇接着加码:「再加两套高清快乐手绘。」「成交!」肥宅立刻接口。

没有什么特别紧急的事,林宇怎么会想到这个死肥宅?要价也太高了些!他

一手狠狠捏住了自己的钱包,说道:「我一会儿就把代码发给你,三天之后,我

来找你。要是你没查出结果,我摔了你老婆!」

肥宅笑呵呵地回答道:「时间够了,没问题。」林宇刚要挂电话,却听他弱

弱地问道:「那啥,那家伙发你的视频能转给我看看吗?说不定有什么线索……」

林宇脸色一沉,二话不说,直接结束通话。

将信息发到肥宅的邮箱后,林宇算是松了口气。刚想删掉匿名者发来的邮件,

目光却不由自主地飘向了里面的视频附件,心中突然一阵躁动。回忆起之前孙峰

与徐茵那淫荡露骨的对白,一个邪恶的声音在他耳边轻语道:「打开看看吧,不

会有人知道的!你不也想瞧瞧,她在性爱中到底是什么模样吗?」林宇的额头上

很快布满了汗水。

12。

张倩一丝不挂地倒在白色的床单上,紧致性感的娇躯就像巧克力布丁果冻一

样,让人觉得又软,又富有嚼劲。徐茵伸手抚摸着她胸前的肌肤,轻轻说道:

「亲爱的,你都和他做过两次了,还有什么放不开的呢?」白皙的手指攀上了粉

红色的乳尖,缓缓地转着圈儿。

张倩的身体绷紧了,呼吸很沉,眼中透着迷惘。徐茵趴在她身边,与她高挑

窈窕的身躯一比,宛如一只白色的小猫。她含住张倩的耳垂,暧昧地说道:「和

他做难道不舒服吗?我记得上次你来了三回高潮呢。」

张倩身体猛地一颤,摇头道:「没有!我没有,你记错了……」

徐茵似乎早就料到她会是这样的反应,吃吃笑道:「亲爱的,你还真是害羞

呀。我和你说,我们女人天生就要学会享受性爱的快乐。在床上越是淫荡,男人

就越喜欢,自己也越舒服。高潮这么美好的事情,很多人都没有福气遇上的,你

不也是最近才体会到吗?」

徐茵慢慢伸手向张倩的下身摸去,先是在大腿根部徘徊,接着往里寻找着那

条花溪,口中又道:「难道你不想再享受一下那种爽到骨头里去的感觉么?」张

倩「啊」了一声,猛地夹紧双腿,似是被击中要害,摇头道:「我……我不要……」

徐茵一手持续挑逗,一手轻揉着张倩那坚挺的高峰,调笑说道:「好姐妹,

你下面都开始流水了,何必要口是心非呀!」又悄悄贴近她的耳朵,说道:「瞧,

那家伙光看着你,就硬成那样了。」

张倩觉得浑身的热流不停地向头上涌去,整个脑子都胀胀的,模糊地看到旁

边竖着一根粗黑的大凶器,芳心猛地一颤,竟是移不开眼。

徐茵的声音又软又酥,传入她的耳朵里:「你好好看看,这根鸡巴是不是很

长,很粗?要是给它全部插进去,那种又满又胀的滋味……」张倩浑身软得像泥

一般,觉得小腹位置烫的不行,隐隐有什么液体从下身的花瓣处流淌出来。

徐茵从她下身抽出手来,手指上都亮晶晶的,惊喜道:「亲爱的,你已经好

湿了呢!」张倩双颊发烧,想要反驳她,但又无话可说,证据已经染的徐茵满手

都是,根本无从辩解。

「亲爱的,你真是天生的尤物。轻轻一碰,就能流出这么多水。」徐茵的声

音带着一丝嫉妒,「男人就喜欢你这样的身体呢。」

张倩脑中乱做一团,被挑逗得动情的娇躯轻轻扭动着,眼神中渴望与拒绝彼

此纠缠。徐茵又凑上前去,说道:「这根东西可比王灿的厉害多了吧?亲爱的,

王灿不仅不能满足你,还背着你偷吃别的女人,你还想着他干什么?还不如好好

享受来的实在。」

张倩双手捂住俏脸,心中羞愤的同时,回想起前两次男人带给自己那腾云驾

雾般的快感,只觉得理智和良知正在被欲望侵蚀,心中罪恶地想道:「反正……

反正我现在是单身……而且已经被他弄了两次了,再多一次又能怎么样?」

这时,耳边传来一声高昂的呻吟,拿开手一看,徐茵居然已经背着身子将那

根肉棒「吃」了进去。只见她秀丽的眉毛微微皱起,双眼眯成一条缝,小嘴张成

一个「o」形,陶醉地道:「啊……真的好胀……」

张倩耳边「轰」地一声,睁大眼睛看着徐茵那湿乎乎的小穴被缓缓撑开,真

是有说不出的淫靡。又听徐茵娇声说道:「对不起了,亲爱的,我实在是忍不住,

先……爽一爽……要是什么时候你想好了,就……就换你来……啊……好酸……

顶到里面了……」

见到徐茵被强壮的男人插的忍不住淫叫连连,张倩心中的欲望决堤而出,感

觉自己呼出的气息都是滚烫的。双手不知不觉按上双峰,用掌心摩擦着两粒翘起

的小葡萄,只觉花瓣深处涌起一阵空虚。

徐茵为了将交合的部位呈现在她眼前,故意离得很近。肉棒被小穴紧紧包住,

每次进出都带动着一些粉色的嫩肉,一滴又一滴的淫水从交合处被挤得飞溅出来。

张倩看得口干舌燥,不自觉地张开双腿,将娇嫩的花瓣露了出来。

徐茵忽然像失去力气一样,向前俯跌到她的腿间,嘴唇对准了张倩下身的花

瓣,伸出舌头轻轻一舔。张倩顿时感到一阵酥麻,竟是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

徐茵一边被男人从身后操干着,一边趴着舔弄张倩粉嫩的花瓣,灵活的舌头

时不时划过那敏感的小红豆。张倩从没有过类似的经历,觉得无比刺激之余,一

阵一阵的快感如潮水一般将自己淹没。正当她觉得要登上欲望的顶峰之时,徐茵

一下被男人拉了起来,向后坐进男人怀中。

在这紧要关头,张倩什么也顾不上了,伸手往下一按,拇指无师自通地揉搓

着小红豆,十指和中指并拢着插进自己的嫩穴中。

徐茵双颊通红,抬胯吞吐著肉棒的同时,浪叫道:「马上……马上就到了……

等一下我……我把它让给你……」

见男人贪婪的目光盯着自己的身躯,张倩心中羞耻的同时,也感受到了前所

未有的刺激。随着堕落的快感渐渐叠加,自己的手指耸动的越来越快,蜜水更是

不要命地往外流,将白色床单浸湿了一大块。

很快徐茵在男人身上败下阵来。张倩看着她颤抖的身躯,和穴口喷出的几股

浪水,芳心狂跳,知道马上就要轮到自己,竟然觉得有些期待。

男人有力的臂膀一下抱起张倩软绵绵的娇躯,她无力挣扎,被又硬又烫的肉

棒一捅到底。张倩眼前一阵模糊,泪水涌出眼眶,从脸颊滑下。果真像徐茵说的

一样,蜜穴被撑的又满又胀,那种酥酥麻麻的快感就像吸毒一样欲罢不能。

男人粗暴地享用着自己美味的肉体,肉棒每次都是尽根没入,尽根拔出,身

体碰撞时发出响亮的「啪啪」声;一边的徐茵又趁乱用力揉捏着自己的乳房,张

倩早已分不清痛与快乐,眼前的景象幻化成了万花筒般绚丽扭曲的颜色,只知道

不停娇喘迎合。

这一次,高潮来得特别快。正当她被那欲仙欲死的快感折磨得混身哆嗦时,

徐茵那如恶魔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让他射进去,好不好?」

张倩拼命摇头,泪水从脸上甩下来,断断续续喘道:「不……不行……不能

射……射在里面!」

可她无力的身躯被牢牢按住,男人一下顶到最深处,一股热流涌进她的小腹,

张倩绝望地尖叫:「啊……我……来了……」不知哪来的力气,娇躯瞬间挣脱束

缚,肉棒整根掉了出来,粉嫩的花瓣颤抖着喷出一大股清澈的蜜水,带着男人的

精液,一同落在雪白的床单上。

「啊!不要!」张倩大汗淋漓地从梦中惊醒,猛地坐起身来,四周一片安静,

熟悉的房间里灯火通明,只有她一个人。

「怎么会这样……」张倩痛苦地抱着头,明明是噩梦,可自己的下面却湿透

了。她抓起床头柜的玻璃杯,狠狠地砸在地上,随后捂着脸放声大哭起来。

数码宝贝tri

三国将无双

跨越千年官网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