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为中国白摇旗的人陈仁海与他的中国白瓷砚

发布时间:2020-06-22 12:21:24 阅读: 来源:保温杯厂家

为“中国白”摇旗的人——陈仁海与他的“中国白”瓷砚

编者按:极少收藏现代瓷雕作品的北京故宫博物院,于澳门回归前夕,为一方“中国白”瓷砚《母亲,我回来了》(第OOl号)举行捐赠仪式。这方瓷砚的产地是福建省德化县,以“中国白”而声名远播的古瓷都。

以喜迎澳门回归为主题的德化瓷砚《母亲,我回来了》,雕刻着一个童子满面笑容,手举吉祥物——“回归燕”,骑跨在一条欢跃于波涛之上的龙首鲤鱼背上,瓷砚的“墨海”四周翻卷的浪花在起伏不息,具有强烈的动感和欢庆场面。巍巍长城,象征着中华民族社稷永固、源远流长。童子欢心雀跃着:“母亲,我回来了。”瓷砚的背后还刻有作者的自作诗:“九州同庆喜陶然,风雨兼程五十年。三代英豪开伟业,国运宏图旭日悬。民丰物阜千秋颂,辉煌璀璨史无前。港澳回归行两制。台澎更盼早团圆。”

当这件瓷砚摆在北京专家、学者面前时,“将似玉如脂的中国白与高超手工技艺完美结合”,“具有特殊历史意义的扛鼎新瓷”,“瓷中有情,瓷中有意,瓷中有境,瓷表现的是民族特色”等赞誉之词不绝于耳。中国文联党组书记高占祥兴奋地拍了拍身边的一位小伙子的肩膀,连声赞美起来。还破例赠给他迎澳门回归的“莲颂”大摄影集作为留念。这位小伙子就是瓷砚《母亲,我回来了》的创作者,泉州市德化县文联秘书长、辛默楼陶瓷研究所艺术总监陈仁海先生。

陈仁海今年刚好30岁。收藏这么年轻的艺术家的作品,这在故宫是首次。当天,极少收藏现代作品的故宫博物院鉴于“中国白”的世界地位,以及该作品的历史价值,破例予以收藏。

产自德化的“中国白”第一大瓷砚《母亲,我回来了》成了明清以来首次入住故宫的现代白瓷珍品。时隔几天,中国历史博物馆和人民大会堂澳门厅同时将此限量第002号和第008号瓷砚珍品永久收藏。

捧着3本沉甸甸的收藏证书,陈仁海激动不已。他说自己全身心介入瓷坛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那次,他独自一人到北京拜访启功老教授。启老对他说:“仁海,德化有那么优秀的‘中国白’瓷雕,你为什么不介入瓷坛?”一句话使陈仁海恍然大悟。他突然觉得,凭着自己对书画的理解和艺术的感觉,介入瓷坛,肯定会有一番新的天地。

出生于三大瓷都德化、世代书香之家的陈仁海耳闻目睹的是千年瓷都薪火相传的陶瓷艺术。童年时,那胎质致密、透光润泽、似玉如脂的德化白瓷早已定格为一个艺术的符号,烙在他的心灵上。直到后来他才发现这一符号就是早在明朝年间在世界上享有极高声誉的“中国白”。他家乡到处可见的这种白瓷原来竟是中国白瓷的代表。从没有过的家乡自豪感,使他立下了用心灵实践“中国白”艺术的梦想。

越有时代意义的作品,就越有它的历史价值。这一认识使仁海走上了一条与其他工艺美术师们不同的路:用“中国白”瓷雕表现富有时代气息的主题。

想归想,要做好那就难了。在设计、烧制《母亲,我回来了》这一作品,刚做过阑尾炎手术的陈仁海,在简陋的工作室内整整磨了两个多月。为了更好地表达澳门回归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主题,单模型他就几易其稿,有些即将大功告成了,他认真一看,不满意,便毫不心疼地把整个造型摔碎,又重新构思、垒土、雕刻。样品终于做出来了,瓷砚长58cm,宽40cm,但在注浆时,他又发现,这样的坯体平面太大了,无法成型。注浆工人倒了近百次,一次也成功不了。工人们开始泄气了,对他说:“德化的瓷雕平面向来无法做这么大,你又何必自找苦吃。”德化的其他工艺美术师们也认为这样的瓷雕成功率几乎是零。一向不肯认输的陈仁海经过查找资料,反复研究,从瓷土配方上人手,最后调整为稀土配方,然后对工人说:“你就最后倒一次,要是再裂开了,烧出来,我就自己收藏。”没想到这最后一次不仅成功了,而且做出了一个“中国白”的珍品。陈仁海拍了拍脑门,兴奋地笑了,那紧张得几近崩溃的神经稍稍有点放松。

作品出炉了,他又马不停蹄地到有关部门申请专利,然后匆匆搭飞机赶到北京,赶在澳门回归之前把这几件限量瓷砚珍品捐赠给国家。他说,他惟一喜欢做的事就是让人们重新记起“中国白”的声誉,为“中国白”摇旗呐喊。

刚从北京回来,陈仁海又一头扎进了工作室,开始了他新的作品设计。他说他计划明年要做50个瓷砚,并自刻诗50首。可以想像,把50个白瓷砚摆在一起,那肯定是“中国白”的一绝。

这就是陈仁海喜欢做的,为“中国白”摇旗呐喊。

刊登于《泉州晚报》1999年12月30日

火锅底料炒锅

上海搬场公司

飞翼车

济南回收购物卡

相关阅读